MAIDEN

其实我是爱你的。

中考后复出。

『原创』BAD BLOOD





最近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赵天宇在心里琢磨着。



他心知肚明这其中的原因,私人侦探连续好几天给他寄过了照片。



调查显示,孟子坤自一个月前就开始混迹于一家叫做BAD BLOOD的酒吧。



照片上深陷灯红酒绿的孟子坤,早已不是当年赵天宇心中的白衣少年了。



其中一张拍到孟子坤搂着一个男人的腰,出了酒吧。



赵天宇调查过那个男人:



钟易轩,男,17岁,BAD BLOOD酒吧固定驻唱,曾与该酒吧老板毛不易有亲密关系,后已分手,现与孟子坤经常厮混。



夜深了,这一晚赵天宇不会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孟子坤了。



钟易轩是么?这次,不会再让你活着回去了。



赵天宇找出那件孟子坤几天前买给他的那件衬衫,这分明和照片上钟易轩的那件一模一样。



孟子坤,很爱他么?那就和他一起下地狱吧。



赵天宇穿着那件和钟易轩一样的衬衫,随手套上一件黑色风衣,驾着车子朝BAD BLOOD驶去。



“先生您好,请问喝点什么?”



“血腥玛丽。”



“好的,请稍等。”



酒端上来以后,赵天宇慢慢品尝着鸡尾酒的香气,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舞池中心的孟子坤和钟易轩。



那一瞬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厌恶自己,也厌恶他们。



赵天宇皱紧眉头,不悦地盯着那两人。



“服务员。”



“请问需要什么服务么?”



“舞池上那个男孩……等他一会儿有空帮我约他到你们酒吧后门的小巷子见个面。”



“好的先生。”



罪恶的种子已经在赵天宇心头渐渐发芽,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只要孟子坤能回到他身边,他成魔也可以。



赵天宇喝完那杯血腥玛丽就一直在后门等着,嘴角残留的鲜红色液体也没来得及擦,看上去像刚刚喝过血。



也没过多久,赵天宇就看见钟易轩从从酒吧出来,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烟草味。



是孟子坤最常抽的牌子,赵天宇随便一闻就能猜出来。吸烟的坏毛病还是自己传染给他的。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讽刺啊。



“钟易轩?”



“找我有事么?”



“我想孟子坤应该有向你提起我吧。”



不知道是陈述句还是疑问句的一句话,听来格外刺耳。



“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他的男朋友。但我很爱他,我没办法……”



“我有办法。”



“什么?”



“你消失啊。”



赵天宇只是提嘴冷笑,再没说什么,藏在身后的手术刀在黑夜之下折射出骇人的光芒。



那一晚,孟子坤再没有见过钟易轩。



…………




意外的,这天赵天宇回家的时间竟比孟子坤还晚,只是手上多了个黑色的塑料袋,看起来沉甸甸的。



孟子坤在洗澡,赵天宇没有先睡,坐在床上等他。



孟子坤回到卧室的时候,身上松松垮垮地披了件浴袍,在床上找个舒服的地方躺下,并没有打算睡。



“今天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有点事。”



“你今天不是手术都做完了么?怎么还加班。”



“哦,不是加班。”



“那去哪了?”



“酒吧。”



“你没事去什么酒吧呀,那乌烟瘴气的。不适合你。”



“就见了个人。”



“谁呀?”



赵天宇没说话,拿起门口的黑色塑料袋,顺手递给孟子坤。



孟子坤有些疑惑地打开袋子,里面的东西滚落在地,他捡起来仔细一瞧。



差点吓个半死,那里面……



装着的,是孟子坤几个小时才见过的,钟易轩……



的人头。



“啊……”



孟子坤吓得语无伦次,跌坐在地上,那个人头滚落在远处,正好盯着孟子坤。



就像看见恶魔一样,孟子坤惊恐地指着站在远处的赵天宇,手指颤抖得不像话。



“你……你……”



“是我干的。”



与惊慌失措的孟子坤截然相反,赵天宇冷静得让人心颤。



他从口袋里掏出那把带血的手术刀,慢慢走向孟子坤,蹲下身子。



“喜欢我给你的礼物么?”



“你……你为什么要杀他?”



这时的孟子坤,不知何时挪到房间的角落里,努力缩做一团。



“是他让你背叛我的。”



“你……你疯了!”



赵天宇没有理会发疯的孟子坤,自顾自的比划着手中的手术刀。



那把刀,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和在酒吧后巷一样的寒光。



只不过,多了些殷红的血迹。



还有,这一次面对的,是孟子坤。



“背叛爱人的小孩,是要被杀死的哟。”



孟子坤看着赵天宇一步步走向自己,心底却丝毫不敢反抗,想中了魔一样蜷缩在角落。



被扔在远处的钟易轩,看清了所有,尽管他只是个人头。




…………




钟易轩的人头旁边被谁多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



折腾到凌晨了,赵天宇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洗手间。



哗哗的水声让他稍微清醒了些,温暖的触感给了他短暂的放松。



那一团清澈,经过了他的手术刀和双手,变做红色的浑浊,带有几分好看。



赵天宇露出久违的笑容,藏着一丝忧伤。



他想着。



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原创』兔子与狐狸





小子坤听了爸爸的话,蹦蹦跳跳的走向找不到出路的小天宇。


“你好,我叫孟子坤,叫我子坤吧。”小子坤伸出自己红扑扑的小爪子,以示友好。


一察觉对方是狐狸,小天宇一下子提高了警惕,身子向后缩了有半米远。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草原上的绵羊伯伯是我的好朋友,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找伯伯玩。”


一听到他认识绵羊伯伯,小天宇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小心翼翼地向前挪动,伸出自己的泥爪子和小子坤握了握爪。

“我叫赵天宇,叫我天宇吧。”


“嘻嘻,我们已经算是朋友啦,那你能不能到我家做客呢?”小子坤照着爸爸的邀请,单纯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丝毫没有想到爸爸的用意。


“可……可是天已经很晚了,再不回家,妈妈会担心我的。”虽然很想答应,但一想起妈妈的警告,小天宇还是婉拒了。


“唔……没关系,那我送你回家吧,这里我很熟悉,我带你出去。”

“真的吗?那太谢谢你了!”

小天宇高兴极了,激动得直接抱住了小子坤,引得小子坤一阵脸红。

小子坤牵起小天宇的小泥爪子,开开心心的走出来大森林。


两只小动物蹦蹦跳跳地朝兔子洞走去。

END.

『原创』兔子与狐狸





赵天宇是一只小兔子,吃完晚饭后像往常一样正在家附近的小树林散步,虽然妈妈总是警告他不要独自一人出去,说这样会碰到狡猾的狐狸,然后被它们拐跑,但年少胆大的天宇从不肯听母亲的劝告。


夜已经很深了,小天宇还在小树林里逗留,在泥坑里跳来跳去,玩得不亦乐乎,弄脏了全身也不在乎。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了,小天宇终于意识到该回家了,可迷糊的他早已带着泥脚印离家越来越远了。


此时才意识到自己迷路的小天宇不禁慌张了起来,像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半天也没找到出路。


“啊,迷路了……”


在小树林的另一处,一只狐狸爸爸正在为自己年幼的小儿子担忧,虽然身为狐狸,可这不争气的孩子却常常混迹于绵羊兔子奶牛群中,甚至学起了吃素,丝毫没有狐狸家族应有的高傲与机敏。


这一晚,狐狸爸爸终于决定带小狐狸子坤真枪实弹上战场,准备让他自己体验一下捕获食物的乐趣。


狐狸爸爸把小子坤藏在自己硕大的尾巴后面,自己先来寻找猎物。


好巧不巧的是,狐狸爸爸正好看到到处乱跑的小天宇慌慌张张的不知所措,嘴角掠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天黑了,到处乱跑的小兔子是会遭到危险的哦。”


观察好猎物情况的狐狸爸爸,准备从尾巴后叫出小儿子帮他捕捉猎物。可结果却看到,小儿子子坤正靠着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睡得正香呢,嘴角的口水也坠落到自己的尾巴上。


狐狸爸爸内心又是一阵躁动,差点想抓起小子坤胖揍一顿,不过远处的猎物打消了他这个念头。


“子坤,子坤!快醒醒了!”狐狸爸爸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小儿子的脸颊,才唤醒小子坤。


小子坤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本想伸个满足的懒腰,结果伸到一半就被爸爸打断了,引得小子坤一阵不满。


“爸爸,人家刚睡醒连个懒腰都不让伸嘛”小子坤撅起嘴,表示自己的委屈。


“嘘!让你来捕猎,你在这给我睡觉,你还好意思说!快,那边有只小兔子,把他给我活捉过来。记住,一定要发挥我们狐狸应有的聪明伶俐,不会半点武力把敌人轻松拿下!”狐狸爸爸将自己毕生的捕猎经验希望能够全部传授给这个不争气的小儿子,虽然不指望他像自己一样成为森林里最聪明的动物,但起码能养活好自己。


“可是他看起来好可爱呀!”小子坤盯着那只手足无措的小兔子,“毛绒绒的摸上去一定很舒服,虽然有些脏兮兮的,但是洗净了之后一定更可爱!”小子坤想象着这只小兔子白白净净时的样子,激动得差点手舞足蹈。


“既然他这么可爱,那么坤坤想不想把他邀请到我们家一起玩呀?”狐狸爸爸顺水推舟。


“想!想!想!”小子坤一连说了三个想,足以看出他对小兔子天宇的喜爱。


“那么坤坤就快去邀请他吧!”狐狸爸爸继续怂恿小子坤诱捕那只兔子。


“好!”小狐狸子坤蹦蹦跳跳地就朝着小兔子天宇的方向跑去,全然不顾其他。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身后的爸爸,嘴角带着多么狡猾的微笑。又仿佛是一种对猎物志在必得的笑容,望而生畏。

…………

『言白』总裁夫人是警官



“白警官,已锁定嫌疑人,可以进行抓捕。”

“收到。全组人员准备,撤离无关人员,行动!”

男人携身后众多警察四散分开追捕犯人,一个漂亮的侧手翻完美地挡住了犯人的去路,如同黑夜下的猎豹,迅速敏捷,一击就将敌人歼灭。

“咔嚓”
手铐紧紧锁住犯人的双手,男人筋疲力尽地弯下腰,重重地喘了口气,预示着任务的完成。

“白警官,您受伤了!”旁边的小警察一提醒,男人才注意到手臂上被划破的衣服,殷红的血液顺着衣角滴落在地上。

“啊,不碍事的。先把他带回警局好好审问吧。”男人并不大注意这种小擦小伤的,从事这一行多年,这样的小伤口对他来说早已不算什么了。

“是!带走!”

“嘀!嘀!嘀!”裤带里振动的手机让男人停下了脚步,疑惑着这个时间究竟是什么人会打来电话。

“李泽言?你怎么这个时间就打来电话了?我现在可是工作时间,你注意一下。”对于电话那头的人的出现,男人好像表现得并不欢迎,甚至还有一丝回避。

“白起,我们既然已经在一起了,我希望能够随时了解你的行踪。这样不好吗?”

李泽言对于白起小小的意见并不打算改正,反而进行了一番甜言蜜语式的攻击,差点让白起沦陷。

“好是好,这是我工作很忙,有时候不能及时接你电话,我怕……你等急了。”那种内疚的语气是藏不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白起突然觉得自己对李泽言有所亏欠。

“傻瓜,多久我都等。放心,不要对我内疚,你自在就好。等会儿我去警局接你吧,记得别乱跑。”睿智如李泽言,敏锐的察觉到白起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安慰的也是轻声细语,让人无法抗拒。

“好。”


换上便装,白起简单处理了手臂上的伤,特意换了件长袖外套遮住伤口不要让李泽言发现,否则又是一番担心。

一辆高级轿车稳稳地停靠在警局边的马路上,低调沉稳的黑色将李泽言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车窗缓缓地摇了下来,那张写着“生人勿近”的脸让人不禁望而生畏。

只不过在看到白起的那一刹那,李泽言脸上不和谐地出现了一抹温柔的笑意,与刚才冷酷鲜明对比。

“来了,今天工作辛苦了。”

虽然贵为总裁,但在爱人面前,李泽言依旧体贴的为白起开车门,小心翼翼地等他坐上副驾驶。

“还好吧,刚刚抓住了个犯人,已经带回去审了。你今天怎么样?公司还顺利么?”

“挺好的,只不过……有些不习惯。”

“怎么?”

“不知道为什么,就总是会想起你。”

总裁大人今天突然深情了一番,免不了一阵害羞,白起却莫名被他逗笑。

“你今天这样我还有点不习惯呢。”

“额……没关系,以后慢慢习惯就好,我相信我们会很融洽的相处的。”

“当然。”

晚餐略过,白起家。

“现在不是盛夏吗,你怎么还穿外套,不热吗?”

都到了家里,李泽言见白起还捂的很严实,不禁起了疑。

“啊?没有啊,我就是觉得今天蚊子多,想穿个外套挡一挡,不碍事的。”

被李泽言这么一问,白起才想起来手臂上的伤,差点要被发现了,语气也变得不自然了。

“真的吗?不要骗我。”

嗅到白起的微微慌张,李泽言步步紧逼直到他无路可退,高大的身影恰好遮住全部灯光,笼罩着白起。

白起抬起头凝望李泽言深邃的双眸,醉得他移不开视线却又几分心虚,他有些慌张。

“我……唔!”

还不等白起开口,李泽言就措不及防的吻上他的唇,贪婪又温柔,慢慢侵略着他的全部,粉碎他有的防御。

白起已经被吻得意乱情迷,李泽言不老实的手在他身上四处游走,撩得白起一阵躁动又不敢反抗,被褪去了外套也无力挣扎。

直到被吻得面红耳赤,李泽言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白起的温柔乡。最后才注意到白起手臂上的伤,不禁皱起了眉。

“怎么搞的?”

“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相信被歹徒划伤了,小伤不碍事的,别担心。”

“上药了吗?”

“还……还没来得及。”

“受伤了都不知道处理一下,你不怕感染吗?等我去拿医药箱,帮你上药。”

李泽言熟悉的拿出杂物柜里的医药箱,仔细地为白起擦药。

说来也奇怪,堂堂总裁居然在爱人面前如此平凡,可以细心的接他下班,想他时也会粘着他,吻他的时候也可以那么深情,看到他受伤也会心疼,爱情使他平凡又伟大。

白起不由得心里泛起一丝甜意,笑看着这个细心的男人。

“怎么了?突然傻笑干什么?”

李泽言察觉到好像有人在盯着他,抬起头正对上白起笑意盈盈的双眸,不由得疑惑。

“嗯?没事,只是有时候觉得你很不一样而已。”

“傻瓜。”(宠溺笑)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好好休息,今晚就不要洗澡了,免得伤口感染。”

“好,路上小心。”

“对了,明天我早上我来接你。”

“啊?可是我还要上班呢。”

“没关系,我已经替你请好假了。”

“喂!你……”

还不等白起把话说完,李泽言就已经关上门走了。

“果然是总裁,霸道得不讲理。”

END.

『原创』醋与纸片人




赵天宇和孟子坤吵架了,很激烈。


具体原因...其实双方都说不上来,好像只是因为一些小事而已。作为老邻居的巨胖夫夫和签证夫夫,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因为他们早已经搬好小板凳看戏了。


“孟子坤,你要疯吧你!是不是我这两天没理你你就准备上房揭瓦了?!嗯?!”


“对!我就要闹!我……我告诉你,赵天宇!你还……还知道这两天你没理我是吧?!你是不是想离婚了你,我就知道你外边有人了你看不上我了是吧?!你天天抱着个手机在家傻笑你是不是和哪个小白脸聊天呢?!”


“你放屁!老子那是和四个野男人谈恋爱呢!什么白起、周棋洛、李泽言、许墨,都可帅了!一个比一个好看!”

一想起四个虚拟男友的样子,赵天宇就忍不住一阵花痴,砰砰的少女心无力掩藏,俨然一副少男怀春的样子。


“京城醋王”孟子坤哪受得了这个刺激,当场差点气晕过去,好在尚存的理智让他冷静了下来,颤颤巍巍地询问:
“好啊你赵天宇,你不光在外面养男人,还不止一个!你有意隐瞒我就算了,居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你是不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孟子坤被绿了呀?!嗯?!”


本来还在花痴的赵天宇,被孟子坤这么一吼,微微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然后忍不住的大笑孟子坤:
“孟子坤呐,你是不是傻子呀?我玩的是游戏呀!最近很火的恋与制作人嘛!这你都不知道,刚才说的那四个人都是游戏NPC啊傻子!”


赵天宇一边笑着解释,一边夺过孟子坤手里的台灯,然后放好在沙发柜上。

这男人吃起醋来不得了哇,下次再吵架绝对不能让他自己砸自己的头了。赵天宇在心里暗暗吐槽道。


“乖,先坐。我慢慢和你解释。”


赵天宇像哄小朋友将孟子坤连拖带拽坐到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打开手机中的恋与制作人给孟子坤看。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说的我在外面养的四个男人,还满意吗?”

赵天宇指着屏幕上的四个纸片人,等待着误会自己的小朋友如何反驳。

“那……那你为什么这两天总是对着手机傻笑?就因为这四个男人?”

小孩就是小孩,打死也不认错。孟子坤依旧觉得很委屈,自家老婆每天对自己很冷淡,却被四个纸片人迷得神魂颠倒的,这让他很没面子。

“额……这个嘛”

被孟子坤这么一问,赵天宇不禁又陷入了尴尬。也的确,这几天光忙着抽卡吸欧气,全然忘了身边这位小祖宗散发出暗藏杀机的醋味。

“哎呀对不起嘛,其实都在玩这个游戏呢。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发誓!”

赵天宇竖起三根手指,一脸真诚的模样,搞得孟子坤也不好意思再咄咄逼人了。


“真的?可是你最近一直对着这四个男人傻笑了,都好久没有理我了。我决定……”

孟子坤佯装神秘,故意拉长声音,引起赵天宇的好奇。


“我决定要好好研究这四个纸片人,看看到底是谁把我媳妇儿迷的神魂颠倒的。”

孟子坤一把夺过赵天宇的手机,认真攻略起四个性格迥异的男人。


“喂!把手机还给我!我的李泽言,别抢!”



半个月后


“天宇啊,我今天和白飞飞又约会了,他还说下次要和我一起吃饭呢!”

也不过十几天的时间,孟子坤就牢牢被白起小哥哥迷得少女心泛滥,每天都要像天宇炫耀自己和白起的进展。


“这有什么的,今天总裁大人还给我做饭吃了呢。他做的牛排真是色香味俱全啊,下次我们还要一起出差呢!”

虽然只是个游戏,但是被赵天宇这么一说,居然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短短半个月,“京城醋王”孟子坤已经变成了“白起老公”孟子坤了,天宇也已经从“赵土土”变成了“总裁身下受了”。


从此,孟子坤和赵天宇过上了幸福快乐地白李夫人友好相处的生活。

『原创』家庭教师




㈣初成长


后来,天宇和子坤就开始了他们的学习生涯,天宇虽然是耽误了几年学的插班生,但是成绩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旧稳定的排在前几名。


子坤本来就是天资聪慧的孩子,这样简单的考试即使是再贪玩也能应付的过去。




这个年纪的小男孩本来就都是活泼动人的,关在屋子里都能折腾出一番天地来,子坤自然也是这样的。


自打上了初中以后,子坤就和新同学们迅速打成了一片,小男孩生的好看,性格又讨人喜欢,理所当然的收获了不少迷妹。


“天宇哥,下午一块踢球去么?”


“行啊,你去的话不过又要有一群小姑娘来围观吧。”


“还说我呢,天宇哥你不也是有一群‘小女朋友’么?”


子坤只是打趣地调侃了天宇,但敏感的天宇却不知为何,心中泛起丝丝酸意。




到了下午。


“天宇哥,传球!”


“接好了!”


一记漂亮的传球,顺势一踢,足球完美的滚入对方的球门。


“子坤好帅啊!加油!”


“我们天宇好棒!”


“两位都好帅啊!我的少女心!”


场下特地来观赛的一群少男少女已是心花怒放,恨不得冲上场扑倒两位。




在各种星星眼的崇拜下天宇和子坤结束了比赛。


其中天宇格外注意到的一点是,每次子坤踢球时,余光好像总是瞟向第一排那个默默看着他的短发女生。


“子坤啊,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哥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刚才踢球时你不太专心啊,在看谁?”


“也没有啦,只是觉得她挺可爱的嘛。”


“喜欢就去追吧,哥支持你。”


“嗯,谢谢哥!”


子坤听了天宇对他的鼓励,突然充满了斗志,高高兴兴地走出换衣间。




偌大的更衣室里,只剩下一个人的沉默。


心有些痛,为什么呢?


情窦初开嘛,只要他幸福就好啊,哥会一直陪着他的。


天宇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当时那种莫名其妙的心情是为什么。



入夜。


“天宇哥,继续讲那个故事吧,我还想听。”


子坤裹好被子,幼稚的抱住小熊,缠着天宇的胳膊,期待的看着他。


“好。


小兔子和小狼狗入学动物学院以后,受到了老师同学们的热烈欢迎。


有一天,小狼狗告诉小兔子,它最近好像喜欢上了一只小猫,那只小猫特别可爱,对小狼狗好像也有些好感。


可是小兔子听到以后却并没有特别高兴,虽然嘴上鼓励着小狼狗去努力追求,可是心里却不知为什么十分难过。


它没有告诉任何人这种奇怪的心情,继续整理好心情陪在小狼狗身边。


今天就讲到这里吧,我们该睡了。”


“晚安天宇,要有好心情哦。”


今天子坤明显感受到了天宇的低气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安慰了哥哥。


“晚安子坤。”


暗恋是朵两生花,要好好地呵护它。


END.
@阿橙呐_

『原创』家庭教师




家教宇×学生坤


㈢兔子与小狼狗


早上睡醒的时候,小天宇不知不觉就钻到了小子坤的怀里。蜷缩着整个身子将头使劲儿埋入小子坤并不太宽厚的胸膛。


管家爷爷好不容易将两个小家伙哄醒以后,又要嘱咐保姆奶奶准备好早餐。


一早上折腾下来,两个小朋友终于安宁了些。


“坤坤。”


小子坤听话的跑到天宇哥哥身边,水汪汪的两只大眼睛看着哥哥。


“阿姨说从今天开始我要辅导你的功课啦。来,我们现在开始上课吧!”


小天宇说着,不知从哪搬来的小凳,摆好小黑板,装作课堂的模样。


小子坤也听话的坐在板凳上,听着天宇“老师”认真讲课,两只小手摆在腿上,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第九课《项链》,请同学们把课本翻到第五十七页并大声朗读......”


“这上最漂亮动人的女子,都像是由于命运有差错似的.......”



本来也只是过家家的模样随便玩闹罢了,没想到的是这一天下来,小子坤倒确实是学了不少东西。




管家爷爷告诉孟母这个消息时,孟母确实也有些惊讶,本来她收留天宇这个孩子,只是看他可怜而已,没想到现在意外的对自己的孩子有不少好处。



“天宇啊,这几天在阿姨家住得还习惯吗?”



“阿姨家特别好,天宇很喜欢。子坤也很喜欢天宇,对天宇特别好!”


“既然这样,天宇想不想长住在阿姨家呀?”


“想!”


“那阿姨就送你和坤坤一起去上学吧,还可以辅导坤坤学习。”


“阿姨,您真好。天宇喜欢您!”


小天宇听到可以上学,高兴的快要蹦起来。对于这个阿姨,他有莫名的多添了几分好感。




晚上。


“坤坤,阿姨说天宇以后可以和你一起上学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


“我也很开心啊,今天心情好,我把昨天的故事再给你讲一些吧。”


听到天宇哥哥要讲故事,小子坤兴奋的抱起小熊,期待的望着天宇哥哥。


“自从小兔子住进小狼狗家,家里每天都和小狼狗呆在一起玩儿,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他们总是形影不离,森林里的动物都十分羡慕他们。


有一天,小兔子和小狼狗说:‘动物学院开始收学生了,我们一起去上学吧!’


小兔子是一只十分勤奋的兔子,学习知识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动物学院终于开张这件事令他十分兴奋,所以他希望可以和小狼狗一起去。


‘好啊好啊!只要可以和你待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呀。’


小狼狗也很开心的答应了小兔子,这对好朋友从此以后又是一起结伴同行,不管是何时何地,总能看见他们在一起。”


天宇哥哥的小故事每天都讲一些,小子坤每晚都是带着笑意甜甜的入睡。


两个小朋友很快就熟络了起来,长大的日子还有很久,或许这段路上,他们会互相扶持互相长大。


希望他们好。


END.


@阿橙呐_

『原创』家庭教师




㈡友谊之花


孟母离开后,两个小朋友坐在床上面面相觑,直到小子坤的开口打破了这份平静。


“哥哥!”


“怎么了?”


“和我一起睡吧!”


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小子坤也犯了困,但依旧抑制不住对天宇哥哥到来这件事的兴奋之情,热情地邀请天宇哥哥和自己同睡一晚。


“可...可以么?”


小天宇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对新环境还带着些许胆怯的意思。像只害羞的小兔子,羞涩的低下头摩挲着怀里毛茸茸的玩具熊。


“当然可以啦!坤坤最喜欢天宇哥哥了,天宇哥哥要一直陪着坤坤哦!”


小子坤信誓旦旦地回答着,藏不住的满是对这个新玩伴的喜爱,幼稚又很可爱。


“...好。”


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最终小天宇还是答应了小家伙的请求,小家伙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让他无法自拔。




“管家爷爷!坤坤今天要和天宇哥哥一起睡!”


小子坤鞋也不穿,光着脚就直接奔向管家爷爷通知这个对他来说的好消息,“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显得十分急促。


“好啊。嘿嘿,小鬼头,妈妈不在家终于有人陪你了吧?等着,爷爷这就给天宇找床新被褥去。”




夜深了。


铺好床,洗漱完毕,两个小朋友终于爬上床期待着他们的第一个共眠之夜。


“天宇哥哥,给我讲个故事吧!”


小孩子总是有着跳跃性的思维,小脑袋里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怪想法,所以即使有再奇特的要求,总是能被人允许。


“哥哥想想...

从前,在动物世界里,有一只活泼好动的小狼狗,它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大森林里。突然有一天,一只流浪的小兔子闯进了它的生活。


小狼狗好奇地看着这只流浪在外的脏兮兮的小兔子:‘你好呀!’


小兔子看起来很害羞,胆怯地和小狼狗握了握爪子:‘你...你好。’


后来,小兔子就住进了小狼狗一家里,大家互相关爱,相处得十分融洽。


然后...然后...”


“然后呢然后呢!”


小子坤听得起了劲儿,丝毫看不出困意,十分期待故事的发展。


“然后就编不出来了。”


小天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有些后悔给小子坤讲这个故事了,编故事对他来说也是一门难事。


“哼!哥哥故意吊我胃口,人家听得正高兴呢!”


小子坤装作气哄哄的样子,两只胳膊盘在胸前不满地踹掉被子坐起身来。


“坤坤乖。今天太晚了,明天哥哥继续给你讲,好不好?”


小天宇坐起身子来,为气鼓鼓的小子坤捡起掉在地上的被子,安抚着他躺下,掖好被子放好枕边的小熊,然后承诺着小子坤。


“哥哥要说话算数哦!”


“好,快睡吧坤坤。”


“晚安哥哥!”


“晚安坤坤。”


小子坤不满的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高兴地枕着小天宇的胳膊,小手盘上他的腰满足的入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