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DEN

其实我是爱你的。

『原创』和尚与河豚

悠闲和尚李×俏皮河豚张

感谢 @行星特遣队7 的点梗,
可能与原梗略有差别,
望见谅,感恩笔芯。





那一日,庙里如往常般悠闲自在。

李炎欣依旧十分吊儿郎当的敲着木鱼,每天也是无所事事的混日子过。


要不是因为孤儿的身世,庙里的主持收养了他,估计他现在也就是能在大街上讨饭吃了吧。


说起收养李炎欣这一事,主持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这一背子里做过的最糊涂的一件事情吧。


这人也是每日游手好闲的在庙里闲逛也不下山去化斋也不念佛,连敲木鱼都不好好敲。






今儿个也是如往常一般。


庙里唯一和李炎欣玩的好的大概就是我们的口口吕泽州吧。


也不知这一日吕泽洲有何事,突然十分郑重地叫了李炎欣过来。


“李炎欣啊,快过来,我有事找你。”


“咋啦,口口找哥干啥呀?”


“过来过来我跟你说,我这几天准备下山去化缘啦,可是呢前几日收养了只河豚,交给别人不太放心,所以就麻烦你帮我养几日吧。”


“河豚?这河豚是哪儿来的呀?”


“哎呀,这你就别管啦,你就说帮不帮我养吧?”


“那行吧,反正闲着也是无聊,那给我吧!”


“你等一等,我这就拿给你!”





吕泽州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拖出了一个大缸来,费了好半天的力气,才拖到了李岩欣的面前。


大缸里盛满了水,在水中游着的是一条纯蓝色的河豚。那河豚看起来好像是极有灵性的样子,大大的眼睛泛着蓝汪汪的水光,胖嘟嘟的身子显得极其的可爱。









李炎欣凑到缸前看了一眼里面的河豚,忍不住用手戳了戳那河豚的腮。


“这河豚还挺可爱的,你捡来的?”


“什么我捡来的,我之前下山化斋的时候看到这河豚好像快死了的样子,然后就给救回来了,毕竟是善事一件,虽然庙里不让养动物,不过你偷偷的养别让主持看见就行。”


“那好吧,看在它这么可爱的份上,我就答应你这个忙吧!”





难得的,李炎欣居然答应了吕泽洲这种要求,说实话,他之前是从来不会帮这种忙的。


“那谢啦啊兄弟,一定帮我好好照顾它的,别养死了也别弄丢了!”





吕泽州和李炎欣简单道了别之后,就下了山。剩下的就只有李炎欣和那只蓝色的河豚了。


李炎欣凑到缸前摸了摸河豚的头,那河豚嗔怒似的看了看李炎欣,好像在抗议着些什么。


李炎欣似乎也是感受到了河豚的目光,看着河豚有些嗔怒的看着自己,但也不生气,脸上满是笑意的盯着这河豚看。


“河豚啊河豚,你长的可真好看,我第一次见到品种这么纯正的河豚呢。”







李炎欣还在感叹着河豚那可爱的外貌时,突然一阵蓝光从天空中斜射了下来。


那一阵蓝光从天而降,直直的射到了河豚身上,刺眼的光芒照得李炎欣不开眼。


李炎欣还没来的及反应情况,就看见了缸里的河豚好像消失了。


这下子可是彻底慌了,兄弟吕泽州刚走没多久,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自己要好好照顾河豚,不能养死也不能弄丢,结果这下子河豚没了踪影,不知道要怎么和吕泽洲交代呢。


“河豚河豚,你上哪儿去啦?可别吓我呀,快点出来吧。”





李炎欣焦急地寻找的河豚,


趴到缸上看着清澈的水里,没有;


院子后那片青草地,没有;


吕泽洲搬河豚的那个角落,也没有。


几乎是要翻遍了整个庙,李炎欣也没有发现啊,关于河豚的任何一点踪迹。






这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俊俏的少年,一袭蓝衣,就连瞳孔都是蓝色的。


圆嘟嘟的脸庞,乖巧的样子,着实令人喜爱,倒是和刚才缸里胖乎乎的河豚有几分相似。


“李炎欣!”


少年看见焦急着寻找着河豚的李炎欣,突然唤了他的名字。


四处寻找的李炎欣,这时抬头看起了那个唤自己名字的蓝衣少年,有些疑惑的望着他。


“你是?”


李炎欣明显没有反应过来,这蓝衣少年就是刚才缸里那只可爱的河豚。


少年发现李炎欣并没有认出自己后,气嘟嘟地看着他。


“好哇你,你这就不认识我啦,亏着我刚才还那么乖的让你摸我的头呢!”


“摸头...你是刚才那只河豚?!!”


李炎欣明显是被这件事情惊到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哼,亏你反应的过来,刚才本仙子给你摸了那么久的头,你只要实在不认得我的话就太没良心啦。”


“仙子?你是神仙?”


“那是自然的呀,我这么可爱,这么有灵性,不是神仙,难道是妖怪吗?”


“你是河豚仙子?”


“这是自然的啊,我们河豚仙子可是水界最可爱的神仙呢,你知道吗?水界有多少人喜欢我们河豚仙子呢,你这凡夫俗子自然是认不出来我的呀。”


李炎欣显然是被眼前的这蓝衣少年一袭话,惊到了,距离吕泽州离开这里没多久,河豚居然就化作了人形,回来的话,不知道跟吕泽州时候说他估计会以为自己是患了什么疯病吧。


“你你你...你真的是神仙?”


“你这凡夫俗子居然质疑本仙子的身份,看来不给你做点儿法看看,你是不相信本仙子有多厉害啦!”







张洢豪见李炎欣依旧怀疑自己的身份,便随一的向庙后那片草地施了个咒。


蓝色的光芒随着张洢豪指去的方向,落在了草地上。


顷刻间,那片野草就燃起了熊熊火焰。


见着了火,李炎欣慌慌忙忙的赶去扑火,脱了身上的袍子,直接往草地上盖了下去。







忙活了好半天之后,火才渐渐消了下去,李炎欣又灰头土脸的回到庙里。


“你到底是神仙,还是恶魔呀!随便着火这种法术不能玩儿的吧。”


“不是你说怀疑我是不是神仙的嘛,所以我就要证明给你看呀。”


张洢豪说完又朝李炎欣俏皮地吐了个舌头,好像在炫耀着自己的小聪明。







李炎欣也只能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笑了笑,然后只能坐在庙门口,拿起鱼木无聊的敲了起来。


张洢豪见李炎欣也不再理自己,就只能悄悄的坐到他身边,看他慢慢地敲着鱼木。


“你叫什么名字?”


“张洢豪,你就叫我洢豪吧。”


“洢豪,以后可不能这么玩儿啦,要是着火了就很危险的。”


“知道啦,知道啦。”


“可是你一个神仙到凡间来做什么呀?”


“你不懂,我是我们河豚仙子界的小王子,可是父王不准我出来,这次是逃出来的,我怕他们抓我回去就只能化作河豚,不巧的是遇到了捕河豚的渔民,差点就死掉啦,不过一个叫吕泽州的好像还救我啦,然后就把我带到这里来啦。”


“这样啊,那你是不是要回去了呀?”


“我才不回去呢!一回去父王就要逼我和别族的公主联姻,以壮家族的声势,可是那些公主我一个都不认识,就要我和她们成亲,这也未免太强人所难了吧。”


“所以你要一直呆在我这儿?”


“不行吗,你不是说我很可爱的吗?反正我呆在身边也不会烦你,你就收留收留我嘛。”









面对张洢豪的撒娇攻势,李炎欣也实在是无从招架,只得连声答应他收留他住几日,不过这期间不能被主持发现。








这几日,张洢豪都待在李炎欣房里,一步都未出过。


“李炎欣李炎欣,我饿啦!”


李炎欣想着即是神仙也吃不了多少东西吧,便只给给张洢豪端了些茶水来喝。


“这是什么,我要吃饭!光喝些茶水怎么能饱呢?你真以为我们神仙什么都不用吃的吗?”


张洢豪气鼓鼓的看着桌上的茶水,对李炎欣说道。


“你不是神仙吗?怎么还吃那么多呀?”


“神仙怎么了?神仙也是会饿的好吗?反正光喝茶水我是肯定不会饱的,你快去给我找吃的。”








拗不过小祖宗,李炎欣只得下山化斋讨些吃的来供奉小祖宗。


看着吃的狼吞虎咽的张洢豪,李炎欣笑着调侃着。


“人家神仙不都是只喝露水的吗,你这神仙怎么大鱼大肉胡吃海塞的呀,难怪这么胖。”


“好哇你,才过了几日你就敢嫌弃我啦,别忘了当初你收养我时说我很可爱的话吗?”


“哎呀,小祖宗。当日若是知道你现在吃这么多,都不会饱的话,我才不会夸你可爱呢!”


“哼,你这凡夫俗子果然是善变的。父王说的没错,这凡间的人都是说话不算数的。”


“好啦好啦,小祖宗我错了,哈哈不说你啦,你最可爱啦,快点吃吧!”








也不知何时李炎欣看见张洢豪生气时气呼呼的样子就莫名想笑,两颊鼓起来显得十分可爱。


每次惹得少年生气都还要哄回来,然后看着少年乖乖的吃饭,就是一阵宠溺的笑。








“张洢豪。”


难得的,李炎欣居然叫了张洢豪的全名,想必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吧。


“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严肃啊?”


张洢豪还只顾着低头吃着碗里的饭,突然听到李炎欣唤自己的名字就抬了头,脸上还沾着的几粒米粒,李炎欣看了忍不住一阵脸红。


“也不知怎的,最近好像是越发喜欢你了呢。”


“是吗?本仙子知道我魅力无限大,你这等凡夫俗子爱上我是肯定的。”


“是是是,那是自然的,不知这位俊俏的仙子可否看上我这等凡夫俗子呀?”


“嗯看上你是肯定的,你可是我在这人间见到的最好看的男人,虽然一共只见过两个人,你这长相也是极其俊俏的嘛。”


“那还真是荣幸之至啊!不知您这等俊俏的仙子,可愿与小僧共度余生啊?”


“哼,算赏你个脸。勉强答应你吧,不过你得每日给本仙子都找些吃的来!”


“遵命,遵命,我的小祖宗!”







此后,在那庙里永远都是能见到一袭蓝衣的少年和那衣着朴素的僧人同入同出,街上也总是能看见以为生的及其俊俏的小僧,频繁下山化斋。








以后本仙子就和你一起共度余生啦,要记得每日喂饱本仙子哦!
                              ――――――张洢豪




我这等凡夫俗子与您结为良缘,真是毕生幸运呐!
                              ――――――李炎欣





END.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