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DEN

其实我是爱你的。

『原创』BAD BLOOD





最近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赵天宇在心里琢磨着。



他心知肚明这其中的原因,私人侦探连续好几天给他寄过了照片。



调查显示,孟子坤自一个月前就开始混迹于一家叫做BAD BLOOD的酒吧。



照片上深陷灯红酒绿的孟子坤,早已不是当年赵天宇心中的白衣少年了。



其中一张拍到孟子坤搂着一个男人的腰,出了酒吧。



赵天宇调查过那个男人:



钟易轩,男,17岁,BAD BLOOD酒吧固定驻唱,曾与该酒吧老板毛不易有亲密关系,后已分手,现与孟子坤经常厮混。



夜深了,这一晚赵天宇不会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孟子坤了。



钟易轩是么?这次,不会再让你活着回去了。



赵天宇找出那件孟子坤几天前买给他的那件衬衫,这分明和照片上钟易轩的那件一模一样。



孟子坤,很爱他么?那就和他一起下地狱吧。



赵天宇穿着那件和钟易轩一样的衬衫,随手套上一件黑色风衣,驾着车子朝BAD BLOOD驶去。



“先生您好,请问喝点什么?”



“血腥玛丽。”



“好的,请稍等。”



酒端上来以后,赵天宇慢慢品尝着鸡尾酒的香气,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舞池中心的孟子坤和钟易轩。



那一瞬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厌恶自己,也厌恶他们。



赵天宇皱紧眉头,不悦地盯着那两人。



“服务员。”



“请问需要什么服务么?”



“舞池上那个男孩……等他一会儿有空帮我约他到你们酒吧后门的小巷子见个面。”



“好的先生。”



罪恶的种子已经在赵天宇心头渐渐发芽,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只要孟子坤能回到他身边,他成魔也可以。



赵天宇喝完那杯血腥玛丽就一直在后门等着,嘴角残留的鲜红色液体也没来得及擦,看上去像刚刚喝过血。



也没过多久,赵天宇就看见钟易轩从从酒吧出来,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烟草味。



是孟子坤最常抽的牌子,赵天宇随便一闻就能猜出来。吸烟的坏毛病还是自己传染给他的。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讽刺啊。



“钟易轩?”



“找我有事么?”



“我想孟子坤应该有向你提起我吧。”



不知道是陈述句还是疑问句的一句话,听来格外刺耳。



“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他的男朋友。但我很爱他,我没办法……”



“我有办法。”



“什么?”



“你消失啊。”



赵天宇只是提嘴冷笑,再没说什么,藏在身后的手术刀在黑夜之下折射出骇人的光芒。



那一晚,孟子坤再没有见过钟易轩。



…………




意外的,这天赵天宇回家的时间竟比孟子坤还晚,只是手上多了个黑色的塑料袋,看起来沉甸甸的。



孟子坤在洗澡,赵天宇没有先睡,坐在床上等他。



孟子坤回到卧室的时候,身上松松垮垮地披了件浴袍,在床上找个舒服的地方躺下,并没有打算睡。



“今天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有点事。”



“你今天不是手术都做完了么?怎么还加班。”



“哦,不是加班。”



“那去哪了?”



“酒吧。”



“你没事去什么酒吧呀,那乌烟瘴气的。不适合你。”



“就见了个人。”



“谁呀?”



赵天宇没说话,拿起门口的黑色塑料袋,顺手递给孟子坤。



孟子坤有些疑惑地打开袋子,里面的东西滚落在地,他捡起来仔细一瞧。



差点吓个半死,那里面……



装着的,是孟子坤几个小时才见过的,钟易轩……



的人头。



“啊……”



孟子坤吓得语无伦次,跌坐在地上,那个人头滚落在远处,正好盯着孟子坤。



就像看见恶魔一样,孟子坤惊恐地指着站在远处的赵天宇,手指颤抖得不像话。



“你……你……”



“是我干的。”



与惊慌失措的孟子坤截然相反,赵天宇冷静得让人心颤。



他从口袋里掏出那把带血的手术刀,慢慢走向孟子坤,蹲下身子。



“喜欢我给你的礼物么?”



“你……你为什么要杀他?”



这时的孟子坤,不知何时挪到房间的角落里,努力缩做一团。



“是他让你背叛我的。”



“你……你疯了!”



赵天宇没有理会发疯的孟子坤,自顾自的比划着手中的手术刀。



那把刀,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和在酒吧后巷一样的寒光。



只不过,多了些殷红的血迹。



还有,这一次面对的,是孟子坤。



“背叛爱人的小孩,是要被杀死的哟。”



孟子坤看着赵天宇一步步走向自己,心底却丝毫不敢反抗,想中了魔一样蜷缩在角落。



被扔在远处的钟易轩,看清了所有,尽管他只是个人头。




…………




钟易轩的人头旁边被谁多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



折腾到凌晨了,赵天宇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洗手间。



哗哗的水声让他稍微清醒了些,温暖的触感给了他短暂的放松。



那一团清澈,经过了他的手术刀和双手,变做红色的浑浊,带有几分好看。



赵天宇露出久违的笑容,藏着一丝忧伤。



他想着。



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评论(2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