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DEN

其实我是爱你的。

『原创』像风一样(下)




世事变迁,好运气不会永远都在的。


和往常一样,毛不易下了班,准备去接刚放学的钟易轩。


“您好,请问高二四班钟易轩放学了么?”


“钟易轩?他早就走了呀,你没看到他么?”


同学们疑惑地看着毛不易,这个时间他们都以为钟易轩回家了。


毛不易有些惊讶,按往常的时间钟易轩应该在校门口乖乖的等自己才对,今天却不见了踪影。


下意识的,毛不易掏出手机想要给钟易轩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your...”


悦耳的女音从电话中传来,却刺痛了毛不易的心。


四十三个未接电话,从下午五点半到七点。


毛不易在学校门口站了很久很久,再也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蹦蹦跳跳的跑向他。


“110吗?有人失踪了。”


“报案时间不够啊,那好吧。”


毛不易沮丧的挂了电话,因为失踪的时间不够,所以还不足以备案。


钟易轩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他的生活中,毫无音讯。


问了同学老师朋友,毛不易连自己的朋友都打听了一点,依旧没有找到关于钟易轩任何一丝的踪影。


一百七十五条短信,毛不易有些绝望了。


易轩,你在哪儿?


易轩,别闹了,跟我回家吧。


易轩,我错了,你快点回来吧,别闹了。


你在哪儿?快点回来吧,我就要报警了。




毛不易有些疯癫了,在钟易轩消失的八个小时之后。


他没敢出门儿,他怕出门儿就会发了疯似的找钟易轩。


可是他又想找他,他不甘心他就这么消失了,以前的回忆难道都是假的么?


钟易轩消失的七十二小时之后,毛不易实在忍不住想去找他。


手机充上电,刷牙洗脸换上衣服,剃了好长的胡子。


因为已经三天关机了,所以手机里有好几百个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


出了门之后,毛不易才一一给他们发消息回应,召集到他的酒吧来。


“老毛,你上哪儿去啦?我们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就是啊,你连个电话也不回,我们差点就报警了。”


“你上哪儿去了?”


面对朋友们接二连三的询问,毛不易没有心情回应他们。


“你们知道钟易轩去哪儿了么?”


“钟易轩?谁啊,你的新朋友?”


“没听说过呀。”


“你做梦做糊涂吧,从来也没听说过这个人。”




“都市报道,今日在城郊区发现一具男尸。据民警调查,该男子约16岁,钟姓,本市高中生一名,因无法联系到其家人,民警希望能够联系到他的朋友,以便破案。”


电视上放出了钟易轩的照片。


毛不易惊恐的看着电视上的照片。


疯了似的冲出酒吧,奔跑在雨夜的大街上。


“钟易轩,你他妈的怎么就死了?老子还没爱够你呢!”




多年以后。


你会看到这一件偏辟的小酒吧里,一个长满络腮胡的男人,在酒吧的角落抱住一把吉他,唱着那首歌。


“像风一样,
你离开不声不响,
我喜欢这种收场,
看上去谁也不曾亏欠过对方。”


END.

『原创』像风一样(上)




be预警,慎入。
上部甜,下部虐。
完全ooc,脱离现实向。
建议配合薛之谦《像风一样》食用


“你好,我叫钟易轩!”


“毛不易。”


初次相遇,是活泼的少年和内向的男人。


毛不易是平平淡淡的生活着,直到钟易轩像风一样的出现打乱了他安排好的一切。


那天钟易轩误打误撞进入了毛不易的酒吧,穿着校服的他和这镁光灯下的妖娆显得及其格格不入。


“能给我一杯酒吗?”


钟易轩懵懵懂懂的来到吧台想要喝一杯酒,以示自己不是小孩子。


“小孩儿,没看见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未成年禁止入内吗?”


廖俊涛打趣的看着这个小孩儿,有些戏谑的说出那句话。


“别逗他了,我来招呼吧。”


传入耳中的是一个低沉的声音,略带些烟草气息。


抬头望过去,是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看上去有些书生气,和这酒吧的气氛有些不搭。


“想喝什么?”


“血腥玛丽。”


“别喝太多,喝完了就回家吧,别在这逗留,万一被人家骗了就不好了。”


“啰嗦,知道了。”


毛不易什么也没说,只是躲在酒吧的角落里看着着个小男孩儿,静静的喝完那杯血腥玛丽。




意料之中的,小孩儿喝完那杯酒之后并没有听他的话立刻离开,反而在那呆了好久。


对于自己酒吧的环境,毛不易自然是清楚,他一直盯着这个小孩儿的原因,也是怕他被人家拐走,如果在自己的酒吧里出了这种事,应该会有很大的影响。


后来毛不易才发现,这只是自己的借口而已。


“嗨baby,有空喝一杯吗?”


“走开,没空。”


面对那个流里流气的男人,钟易轩冷冷的拒绝了他的搭讪。虽然他知道自己如果违背他的意愿可能会有危险,但内心有个声音告诉他:没关系,会有人救你的。


果然,男人发了怒,接二连三的吐出令人不堪的话语,钟易轩倒并没有被他激怒,只是淡淡的望着前方。


“劳资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句话说完,男人就动了身,想要拖走钟易轩。


他们大力的拉扯着,钟易轩自然是不愿意的,他好像在期待着有人能出现,所以并没有慌张。


“哥们儿,在我的酒吧里闹事儿,要不要问一下我的意愿啊。这小孩儿?你可不能碰,他可是我的人。”


不出所料,毛不易极合时宜地出现了,像钟易轩的救星一样,出现了。


接下来的就是一场闹战,结果当然是毛不易胜了。


男人落荒而逃,只留下愤恨的一句。


“你们给我等着。”




再次醒来,钟易轩是在毛不易家的床上。


“我是未成年。要不然你对我负责,要不然我就报警。”


“我养你一个,还养的起。”


后来理所当然地,钟易轩就住进了毛不易的家里。


“以后别去我的酒吧了。”


“为什么?”


“上次如果不是我预谋着要救你,估计也就活不到现在了。以后别去了,有危险。”


“好。”




后来,钟易轩听话的,再没去过毛不易的酒吧了。


毛不易下班的时间也就越来越早,开始时是十点准时关门下班。


后来变本加厉的,只有白天才会营业他的酒吧,晚上都和钟易轩窝在家里。


面对毛不易突然的改变,廖俊涛是这样打趣他的。


“看来我们的老板娘很有魅力嘛,能把我们的夜猫子毛毛天天栓在家里,搞得我们一块儿玩儿都不知道该叫谁。”




面对朋友们的控诉,尽量调整自己和他们交流的时间,基本上出去都会带着钟易轩。


钟易轩还记得,那一次在KTV玩儿真心话大冒险,他们问毛不易为什么要和自己在一起。


毛不易唱了首歌,回答他们:


“像风一样,
你靠近云都下降,
你卷起千层海浪,
我躲也不躲往里闯。”


毛不易说,钟易轩像风一样进他的生活里。虽然令他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他很高兴的是这阵风能够一直在。


毛不易当时只是笑毛不易太肉麻。



朋友们看到他们能这样幸福,其实是高兴的,毛不易的性子本来对生人就是很冷淡的,但是偏偏的对钟易轩的放肆极其宽容,这是因为毛不易真的爱上了。




“你会爱我多久?”


小孩子总是没有安全感的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一辈子?”


“不够!”


“那就下辈子继续爱。”


“说话算数?”


“说话算数。”




很好的,钟易轩和毛不易这段恋情隐藏的极好,没有被老师同学发现。


只是身边的人说钟易轩也不知道怎么的,性格越发的嚣张了,估计是被家人宠坏了吧。


毛不易在心里偷笑着,这还不是我宠的。


毛不易为钟易轩从了良,钟易轩被毛不易宠得很嚣张。




日子就这么过着,每天都很开心。那段日子对毛不易来说,就是他暗淡无光的人生里最璀璨的一段。


END.

『原创』冬眠



         by孟子坤今天变白了嘛

建议配合 @廖丸子 老师《冬夜》食用


毛不易视角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来的更早了些,突如其来的降温,令人有些措不及防。


前几天还是只是穿着单薄的外套,今天就要拿出厚厚的大衣了。


毛不易内心不禁哀怨道,这天气倒是像极了自己家小孩儿,阴晴不定的。


也不知道他那边是不是也很冷啊,给他打个电话过去吧。



南方的冬天应该更冷吧,要让他好好照顾自己呢,免得感冒了,还要麻烦自己。


“喂,易轩啊。”


“怎么了胖胖。”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和你说一声,我这边降温啦,你那边应该也很冷吧,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啊!”


“就这个?我还以为你打电话是想说你想我了呢,我们已经好久没见面啦死胖子,你有没有想我呀?”


“那是当然的呀,最喜欢我的小祖宗啊,我过两天就去看你啊,好不好?”


“真的?”


一听起毛不易说要来这边看自己,电话那一头的钟易轩突然就兴奋了起来,言语间尽是藏不住的期待。


“当然啦,我也想见你啊!”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毛不易突然内心就感动了起来,自己和小孩儿已经好久没见面了,说实话,没有小孩的日子还真是难熬呢。


“那好啊,那我就等你什么时候来找我,不能说话不算数哦。”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钟易轩再也藏不住了兴奋。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各自去忙了。


刚刚和自家小孩儿通完电话之后,毛不易内心还处在兴奋之中。



算一算,这大概是自己和小孩儿度过的第一年冬天吧。

这么想,其实还蛮有纪念意义的。


异地的难熬,并没有阻碍两人之间的感情,每天照常得通电话发消息已经成为了习惯。



只是突然在这种时刻,毛不易突然很想见到钟易轩。


今天是周末,毛不易窝在被窝里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傻乎乎的翻起了之前钟易轩和自己的聊天记录。



之前毛不易是并不爱看这种东西,他觉得这个很矫情。


小孩儿却告诉他,这是两个人之间最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啦,以后如果想他啦,就可以看这个呀。


毛不易听了小孩儿的话,存了所有的聊天记录到手机里还备份了好几遍。


这东西没想到真的还派上了用场,毛不易随手滑动着页面,停留在了之前和钟易轩的一段对话上。


钟易轩:胖胖胖胖胖胖,我给你讲个好笑的事情。


毛不易:怎么了?我的小祖宗。


钟易轩:我今天坐车又睡过站了。


毛不易:就这个?


钟易轩:对啊,我总觉得我现在越来越糊涂了呢。


毛不易:哈哈哈你个小傻子,坐车都不知道看站点的吗?居然一个人睡着了。


钟易轩:我又不是故意的嘛,我实在是太困啦,你知道车上有多舒服吗?然后我一个人就睡着了呀,然后我就坐过站啦,我跟你说幸好我及时醒了,不然我估计我就回不了家了。


毛不易:小傻瓜。


钟易轩:你这是在嘲笑我吗?←_←


毛不易:没有没有,这怎么敢嘲笑我家小祖宗,您可是家里的老大呀。


钟易轩:哼!算你识相,你要是敢笑话我,我就不理你啦。


毛不易:哎呀,小祖宗小祖宗,我怎么敢笑话你呢。不过你这个糊涂的毛病应该改改了吧。我不在你身边,总该学会好好照顾自己吧。


钟易轩:你还好意思提呀,别的小朋友都有亲亲抱抱举高高我也要。


毛不易:好好好,宝贝儿,还有41天我们就能见面,期待吧。


钟易轩:好啊,那你下次来要给我带好吃的呢。


毛不易:遵命!不早啦,快去睡觉吧宝贝儿。


毛不易看完了这一页的聊天记录,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些。


异地恋的人呐,思念的味道都蔓延在空气里。甜甜的涩涩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着那个人,想下次和他见面,该吃什么该看什么该玩儿什么,分别的时候他会不会难过。


每一次见过面之后就在回程的车上都会细细品味着自己和那个人在一起时,甜甜的滋味。咀嚼咀嚼,咀嚼到下次再见到他的时候。


我喜欢你,不管你在不在我身边,我都喜欢。


再翻到下一页的聊天记录,是距离他们即将见面的27天前。


钟易轩:胖胖啊,我们这边好像入秋啦,天气有些降温了,你那边怎么样啊?


毛不易:我们这儿也差不多快到了,不过北方秋天很短的,应该再过几天就入冬了吧。


钟易轩:那你要记得好好保暖哦,不要冻感冒啦。


毛不易:好啊,放心吧,会照顾好自己的。你要记得,等下了第一场雪的时候,我就来看你啊!


钟易轩:好啊好啊,今天的初雪我们要在一起过呢。


毛不易:好。


下一页的聊天记录是在他们见面前的15天。


钟易轩:还有半个月哦,胖胖,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呢。


毛不易:放心吧宝贝儿,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你要在那边乖乖等我哦。


钟易轩:好的呀,我等你啊!


今天是毛不易和钟易轩即将见面的倒数第三天了。


毛不易突然心里犯了急,他觉得自己可能撑不过这三天就想去找自己的小孩儿啦,已经多久没见面了呀,好想他呀。


现在就去吗?现在就去吧。


毛不易今天也不知道是发的什么神经,格外的想见到自己的小孩,就冲动的买了今天最近一班的机票飞往湘潭,准备给小孩儿一个惊喜。


“喂?轩轩啊,你在哪儿呢?”


“怎么啦?胖胖,我在家呢。”


“你现在下楼行吗?就到咱们之前去过的那个商场等个人。”


“干什么啊,你不会准备了什么恶作剧吧。”


“听话,你快去吧,有惊喜的。”


“那好吧,那我现在就去。”


毛不易给钟易轩打完电话之后心满意足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那串数字。


虽然在商场里已经等了很久,但是好期待了钟易轩慌慌张张来到的时候又看到自己时惊喜的表情,忍不住兴奋起来。


钟易轩也是十分听话,简单的收拾了下着装就去了之前的那个商场,然后走到一楼的时候就给毛不易打了个电话。


“胖胖,我到了,有事儿吗?”


“你快到到之前我们去过的那个叫做温暖牌占卜屋的地方。”


“温暖牌占卜屋?那我现在就去。”


温暖牌占卜屋在这个冬天十分的火爆,原因是因为很多情侣都去了那个地方做了占卜。




占卜的无非也就是他们能在一起多长时间罢了,不过占卜的结果每次都很有趣。


毛不易和钟易轩之前也去过一次,他们占卜的结果说是以后会一直在一起,虽然可能会分开一段时间,但是感情不会变淡,两个人对这个答案都非常的满意,所以就记下了这个地方。


钟易轩到了那个地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半晌之后终于反应过来,然后给了那个声音,一个巨大的熊抱。


“毛不易!你怎么现在就来了?也不跟我提前说一声啊。”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有惊喜的呀,开不开心?我现在就来找你了啦,这几天我就暂时不走了。”


“哎呀,人家好喜欢你啊!走吧,我们去吃饭吧,你穿这么少冷不冷啊?我给你说,湘潭的天气可不像你们北京那里,还有暖气。到时候冻坏了,可还要麻烦我照顾你呢。”


“不冷啊不冷,我又不是不知道这里的天气,我每天都看这里的天气预报的。我看你才应该多穿一点吧,这么就跑出来了,冷不冷啊。”


毛不易一边说着一边把脖子上了围巾摘下来戴在钟易轩的脖子上,又从包里拿出了一副手套来给钟易轩带在手上。


一路上两个人牵着手走在湘潭的大街上。


冬天里,虽然有寒风,可是我觉得有你的日子,都很暖啊!


身在两地那又怎样呢?期待和你见面的日子,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熬。


我爱你,所以我会来找你。


END.

毛不易和钟易轩在街上走着,突然窜出来一个小孩。

“爸爸!”

小孩对毛不易叫到。

毛不易还没反应过了,那边的小孩就迅速炸了毛。

“毛不易!好啊你,你你你你你...你居然有私生子了,说!她是谁啊,你们认识多久了?长本事了你现在,居然背着我都有孩子了。你别跟着我你!”

看着狂奔而去的钟易轩,毛不易还没来得及追,蹲下身子看着小孩。

“说吧,又想要什么了?”

“嘿嘿!还是哥哥最好了,妈妈不给我买新玩具了!”

小孩吐露出了自己的心愿以后,眨巴眨巴这大眼睛看着毛不易。随后张开小小的手臂向毛不易讨要怀抱。

毛不易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抱起小无赖。然后朝着家的方向走,边走边教育着怀里淘气的小奶孩。

“您下次要是再想要什么直接吱一声就得了,这种游戏可不好玩了。易轩哥哥生气可难哄了呢!”

“知道啦知道啦,哥哥要给我买玩具的哦!”

“好好好。肯定买,但是得先帮哥哥哄好易轩哥哥才行。”

“哥哥你张嘴闭嘴都是轩轩哥哥啊!你是不是不喜欢宝宝了,你说!是喜欢轩轩哥哥还是喜欢宝宝!”

“都喜欢都喜欢,易轩哥哥和宝宝都喜欢。”

毛不易忍不住在内心吐槽道,这小孩现在和钟易轩脾气秉性都一模一样了。

“走吧走吧,回家啦。”

…………

欠你萌的小甜饼,逻辑不通不解释。
爱你萌,笔芯💛

『改编』温暖的尸体(上)

丧尸崔×人类赵

主双鱼副巨胖

改编自电影《温暖的尸体》


为超帅的僵尸男主尼古拉斯霍特打call!!!



崔雨鑫是在他十九岁那一年变成僵尸的,母亲将他的手臂咬伤之后就仓惶逃跑了,留下了忍着剧痛独自寻找绷带的他一人。



病毒的蔓延显然是超出了崔雨鑫的想象,那一刻起,崔雨鑫成为了僵尸家族的一名新生儿。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崔雨鑫是被一群僵尸围着的,看到那么多之前令他恐惧的面孔,崔雨鑫不禁吓了一大跳。



那个世界的僵尸并没有电影里描述得如此可怖,虽然也是食人肉的,但是他们同样拥有人类的思想,靠吃掉人类的脑浆来继承他们的记忆。



今天距离崔雨鑫成为僵尸已经有三年之久了,在这期间他吃掉过无数人,但从未品尝过人类脑浆的滋味,毕竟在僵尸界,继承人类记忆这件事是为僵尸们所不耻的。



毛不易是比崔雨鑫早几年变成僵尸的,十七岁的时候他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弟弟是如何被一群皮包骨残害致死的,又看着弟弟重生沦为僵尸后一步一步走向了他。



这一次,毛不易没有反抗。他想经历过弟弟经历过的痛苦,和弟弟一同沦为那毫无血性的行尸走肉。



皮包骨是这个末日世界里更为可怕的一种生物,它们形同骷髅,身姿矫健,狂热的捕捉着有心跳的生物,是比僵尸更为残忍的一类生物。



这一天也是和往常没两样的,崔雨鑫和唯一的朋友毛不易一同,连带着几个成群的同伴一起外出觅食。



随处走走停停,众僵尸停留在了一个废弃的实验室里,妄图寻找着一丝有心跳的痕迹。



恰巧的是,钟易轩和赵天宇一行人也来到这里捕杀僵尸。陪着赵天宇来的,还有他的男友―――安迪。



大家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实验室,准备寻找些有用的药品和食物。



另一边的僵尸们似乎也察觉到了人类的动静,好像是准备着趁其不备偷袭他们。



众人找到了有用的材料正在专心收集着,恰好也是人群比较涣散的时刻,各自都放松了警惕。



这时,僵尸们立刻蜂拥而上,扑向赵天宇和钟易轩等人,虽然是带了武器,开始毫无痛感的僵尸却并不畏惧一颗颗子弹的扫射,无碍的前进着。



崔雨鑫恰好抓到了赵天宇的男友安迪,于是就一口口地吃掉了他的内脏,极度的饥饿之下,崔雨鑫又糊里糊涂的吃了一口安迪的脑浆,霎时间就拥有了安迪的记忆。



崔雨鑫仿佛回忆起了之前和赵天宇的各种美好的记忆,在除夕夜里接吻,一起过圣诞节,两个人大晴天躺在草地上沐浴着暖阳睡了一下午…………



还躲在实验台后的赵天宇和钟易轩看着一个个同伴被僵尸们侵害,最终忍不住准备出击,两人从实验台后冲出用抢扫射着僵尸们。



赵天宇突然的从实验台里跳出,认真的对付着僵尸们,本来专心食人肉的崔雨鑫这时忽然就愣了神,他看着赵天宇流着汗液的脸颊,竟觉得有些可爱,就好像...心动的感觉?



赵天宇还完全没有注意到崔雨鑫的注视,只想着要赶紧救回自己的同伴,好逃回营地以保安全。



大概是太过于专心对付眼前的僵尸,赵天宇完全没有察觉到突然从身后扑过来的毛不易,直到彻底被他扑倒才反应过来,赵天宇试出极大的力气妄图推开毛不易。



发现了有异常情况的崔雨鑫快速爬过来推开了毛不易才救出了赵天宇。带着赵天宇立刻逃离了这里。



被推开的毛不易也不知道滚到了哪里,刚好被钟易轩发现。钟易轩看到这只僵尸时是极其恐慌的,和大部队走散之后就只有他一个人,身上除了一把冲锋枪就再无其他的武器了。



这下怕是凶多吉少了,钟易轩这样想着。



毛不易看见钟易轩的时候居然难得的想起了他生前的弟弟,想起了那个明媚的午后,他靠在树下看着书,弟弟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钻到他怀里笑嘻嘻的看着他。



可是僵尸是不该有记忆的啊!



大概是过往的记忆太美好,所以破碎时你慌了神,只能哭着捡起碎片,小心翼翼地连同那个人那份记忆保护好,带着它继续苟活着。



本来准备吃掉钟易轩的毛不易,看到他惊慌的样子想起了弟弟死前的恐惧。



好吧,毛不易放弃了捕捉这只小可怜的念头,缓慢的舒展开狰狞的表情,极其不利索地吐出几个字。



“别......别怕。”



听见僵尸能说话的钟易轩此时已经吓得大哭起来,少经人事的他还从未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



“外......外面,危......险。”



钟易轩好不容易才冷静了下来,他强忍住啜泣观察了好久终于确定毛不易可能不会伤害自己,而且现在如果贸然出逃可能是九死一生,于是就半信半疑的问道。



“那...那你能带我逃出去么?”



见钟易轩好不容易才对自己稍微放松了些警惕,毛不易缓缓点了点头。



然后比划着将血抹在钟易轩的脸上,手臂上迷惑僵尸们,还示意他模仿自己的样子伪装成僵尸以免被发现。



钟易轩就这么战战兢兢地跟在毛不易身后,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衣角,看着身边一个个走过的僵尸对他的到来毫无察觉,钟易轩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来了一点。



走了好久,毛不易带着钟易轩来到了自己经常游走的一栋废旧小屋,毛不易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和弟弟在这里寄居过一段时间,因为那里还有自己生前和弟弟的合照。



…………

未完待续.



@天子家的尹恬恬_
你要的双鱼cp
不会开车见谅
两对这么小清新的cp
写的如此重口
我也是很佩服我自己的。💛

楼上楼下―――巨胖结局篇

No.23
周震南都这么闹腾了,钟易轩自然也是不能消停的。

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钟易轩死活都要毛不易带他去跨年看烟火。
说是一年的最后一天了,而且也是两个人一起度过的第一个跨年之夜,一定要记录下来。

“胖胖胖胖胖胖胖!”

“怎么啦?轩轩。”

“我们跨年去看烟花吧!”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这是想嘛,看烟花多浪漫啊!去嘛去嘛。”

“好好好,小祖宗,那等我准备准备吧。”

“爱你爱你爱你。”



这下子,钟易轩这个古怪的想法可是彻底把毛不易难住了。毛不易,坐在桌前苦思冥想了半天,用笔敲了头无数次才想到了一个点子。

………………

元旦前夕

“胖胖胖胖胖胖,我的烟花呢?”

“胖胖胖胖胖胖,你可记得要带人家去看烟花呢,我期待了好久的。”

“胖胖胖胖胖胖,我看那边有个广场的烟花好漂亮啊,我们一起去看吧!”

“毛不易!你到底在忙什么,一整天都不见人诶。不是说要带人家去看烟花的吗?”

毛不易一整天不见人影,钟易轩给他发了一天的微信,也没有回复过一条。



打了一天的电话,也没有回过一个,毛不易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彻底消失了。

大约到了晚上八点钟毛不易才现了身。

“死胖子,你去哪儿啦?找你一天人都不见。”

钟易轩气急败坏的看着眼前的人,要不是因为他答应带自己去看烟花,自己真的很想现在就打他一顿。

“小祖宗,我确实是给你找烟花去了呀,我忙了一天了呢。”

“那我的烟花呢,我现在连个炮仗都没看见。”

“有有有,你等着马上就有啦。”

毛不易说完又不知道跑去了哪里,钟易轩就站在原地呆呆地等着他回来。



只是等好久也不见毛不易的身影,钟易轩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掏出手机给毛不易打了电话。

“死胖子,不是说要给我看烟花吗?烟花没了,怎么人也没了。”

“不要着急嘛,现在离12点还有十分钟,等一下到了零点,就有惊喜哦。”

“真的假的啊,你要是敢骗我,我就再也不理你啦。”

面对毛不易所说的惊喜,钟易轩还是略有怀疑的,毕竟在之前看到毛不易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是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大概是不会准备出什么像样的惊喜的。

“我告诉你,你这次一定要准备出好东西啦,你要是再给我买五三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啦。”

“好啦好啦,小祖宗不要在生气啦,上次只是个意外嘛,这次是真的有惊喜啦!”

“马上就到零点啊,轩轩,要期待惊喜啊!”

“好啊,那我等着你。”



“你先闭上眼睛。”

“干嘛,搞的神神秘秘的。”

“哎呀,闭上嘛闭上嘛,听话听话。”

“好吧好吧!”

钟易轩乖乖的听了话,闭上了眼睛,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



零点的钟声在此刻敲响,就听见“轰”的一声,天空中好像撒满烟花。

“易轩,把眼睛睁开吧。”

钟易轩缓缓睁开了眼睛,望向天空的时候不仅看到了灿烂的烟火。

更浪漫的是烟火里藏着的钟易轩的名字,每一次绽放都显示了一遍,还有外围的一颗颗红心也是特意设计的。

专属的烟火,记录下了毛不易和钟易轩一起做过的第一个跨年。



钟易轩还望着出了神的时候,毛不易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

“喜欢吗?”

那人一起轻轻的问候,将钟易轩从烟火的感动中拉了回来,转过身看到男人轻轻的笑着,张开双臂要给他一个拥抱。


钟易轩什么也没说,就扑进了毛不易的怀里,然后笑着使劲点头。

“胖胖,原来你这么浪漫呀,人家好感动的。你准备了多久啊?”

“嗯,其实也没多久吧,就是你说想看之后我就开始策划,但是这个设计其实要很长时间的,所以今天一天都不见人影,会不会生气啊?”

钟易轩现在才反应过来,原来毛不易消失的一天里都在设计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烟火。


钟易轩承认自己这一次是真的很被感动的呀,自己家的胖胖这么会浪漫,真的觉得捡到宝了呢。

“这怎么会生气啊,人家好感动的呢。”

“喜欢就好啊,还怕设计不出来,你会不高兴呢。”


“毛不易!”

“怎么了?”


毛不易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孩儿堵住了唇,措不及防的吻让毛不易发了愣。

钟易轩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就这么突然地吻了上去。

也许是被毛不易很会玩儿的浪漫感动了,也许是因为自己随口一提的一句话,他就用心了这么久而感动吧。总之看到男人为自己如此认真,其实换作谁内心都会感动的吧。


天台上,两个人,一双影子,烟火。

那一个浅吻,勾勒出了完美的轮廓。



跨年的夜晚总是浪漫的,2017年的最后一天,以毛不易和钟易轩的一个吻完美结束。




我知道你所有的浪漫,都是给我的。
                           ―――――――钟易轩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毛不易

――――――――――――――――――――
巨胖篇END✌

@eono_KoSS  @阿橙呐_

『原创』爱之滋味

                       by孟子坤今天变白了嘛

2017年10月21日
今天是钟易轩和毛不易之间感情起伏最跌宕的一周年。

从2016年10月21日算起,两个人从亲密到生疏其实也就经历了一年而已。

这一年里,是钟易轩情绪最不稳定的一年。

从前的钟易轩,是轻易不哭的。

却在这一年里,为了毛不易落过来无数次泪,伤心、愤怒、感动、喜悦。

那一滴滴的泪水,都纪念着他们之间真挚的爱情。

成为时间的节点记录每一次的醋意,争吵,惊喜,成功。

其实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也会因为迥异的性格而出现问题。

就像你喜欢苹果,我喜欢梨,你和我说苹果的滋味有多好,为了我的健康着想要多吃苹果;我却仍然固执的爱着梨的味道,试图劝说你和我一起品尝我的最爱。

于是,我们互相劝阻,互相不理解,然后互相伤害,互相在对方的心口上添下一道道伤疤。

这场爱情的博弈,谁都没有赢,以我们满身伤痕的窘态告终。

2017年7月1日

终于,你开了口。

那一句告别的话,击垮了我内心最后的希望。

我们都知道,不是不爱,只是疲惫不堪的心绪排挤下了我们之间仅存的浪漫。

一年了,这一年里三分之二的日子毛不易和钟易轩其实还是快乐的。

爱情的滋味只有品尝过的人才知道,酸甜苦辣俱全。

虽然劳神费力,但却乐在其中。

那段快乐的日子里,钟易轩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爱情的美妙。

特殊的感觉是毛不易带给他的,见到他之后才发觉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很开心。

好像日子有了盼头,明天都想见到他,见不到就会担心他,连最喜欢的假期也因为没有他而变得漫长无聊。

整个假期里,毛不易和钟易轩之间都在依靠着两只手机保持联络。

时而煲电话粥,时而深夜躲在被窝里发短信,一聊就是几百条,有时太晚钟易轩会聊着聊着就昏睡过去,然后白天继续和毛不易煲电话粥发短信。

毛不易从来都是温柔地陪伴着钟易轩,

他会在他遇到难题时耐心的为他一遍又一遍地解答,

会在他困得不行但依旧坚持和自己聊天时体贴的让他先早睡,

也会在他害怕被长辈发现他们的恋情时坚决地保护住他,然后用从未有过的决绝语气回答着:

“如果老师和家长发现我们的事了,你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就说是我威胁你的。”

说这话的时候,毛不易的语气显得十分淡然,好像这不是他说的话一样。

电话那一头的钟易轩,其实早就被这番言语感动了心。

虽然嘴上故作无所谓的打趣着毛不易,但心中也已经认定了毛不易对自己的感情。

毛不易对钟易轩的爱不是溢于言表的浓烈,而像清泉流过,淡淡的,轻轻的,却在心上留下了抹不掉的痕迹。

钟易轩年少气盛,与毛不易的沉着稳重恰恰相反,他爱毛不易,像波涛汹涌的大海一般,澎湃的海浪击打在心上,泛出层层涟漪。

毛不易知道钟易轩有多爱他,钟易轩却不知道毛不易有多爱他。

终于,钟易轩开始怀疑毛不易对他的爱随时间的考验还是否存在。

猜忌,怀疑,敏感,嫉妒,醋意。

渐渐侵蚀了纯粹的感情,无休止的争吵,让毛不易和钟易轩越离越远。

那个暑假,是钟易轩最低迷的一段时间。

没有了毛不易的晚安,也没有了明天一起聊天的人,不知道对谁撒娇任性,从此再也没有电话打来的消息。

毛不易彻底消失在了钟易轩的生活里。

好吧,你走以后我才知道失恋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好像听懂了所有的伤情歌,那时候不管听什么歌都只想到你,然后又是一阵泪目。

欢乐的歌会想起我们之前有多幸福,悲伤的歌会想起我们现在有多痛心。

一整个暑假,钟易轩还是没能忘记关于毛不易的一切。

他不知道毛不易的心情会是怎样,也不知道该如何挽回这段关系,只能搁浅着,企图让时间冲散一切。

暑假就在这种低沉的情绪中度过,钟易轩更加害怕的是和毛不易的再次见面时的窘迫。

明明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那段感情,却因为再次见到毛不易而彻底乱了心绪。

尘封在心中的往事再次被翻开,夹杂着无以言表的心情,让钟易轩对毛不易的感情在此刻被点燃,一发不可收拾。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钟易轩和毛不易之间仍然僵硬的保持着距离,没有人再做出任何进一步的举动。

只是两人总是默契的无言相视,心中的秘密说不清道不明。

毛不易深似潭水的双眸让钟易轩读不出任何情绪,不确定的心思让钟易轩再次扰乱了心。

钟易轩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被毛不易的目光所吸引,只是静静地看着毛不易,希望能发现出毛不易还爱自己的蛛丝马迹。

2017年10月21日

这一天来的太快,钟易轩还没做好任何准备。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心思,钟易轩开始打算着和毛不易表露自己的心意。

就在这一天吧,那一句告白并不困难。

钟易轩也不在乎了答案,只想立刻告诉毛不易自己有多喜欢他。

喜欢是藏不住的,喜欢不是罪,要说出来才懂的。

最后,那一行字在这一天的最后几分钟发送了出去。

毛不易此刻还在沉睡中全然不知钟易轩吐露了爱慕之情。

也只有在这种时刻,钟易轩才会有勇气去表达自己的感情。

如此,谁还在乎结局怎样呢?

我喜欢你,你知道就行了。

至于答案,我真的,没那么在乎。

希望你过的好些。

―――――――――――――――――――
END✌

本文改编自真实事件。

楼上楼下 孟子坤×赵天宇(副签证巨胖 长篇he)

No.21
接下来的几天,赵天宇总能感觉到一双炽热的目光时刻在盯着他,搞得他浑身不舒服。

“孟子坤!你再盯着我看我就不理你了!”

“天宇~你说你怎么这么好看啊,真怕走夜路有人会劫你的色,为了你的安全起见,晚上出门一定得带着我,我得保护好你呀。”

“去去去,孟子坤你得寸进尺!我还没答应做你男朋友呢,你少干涉我私生活。”

“诶呀答应嘛答应嘛~反正又不会吃亏,我会很体贴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可听话了呢。”

“唉,拿你没办法了。我是直的嘛!”

“好好好,直的直的,乖~我不勉强你了,先去忙你的吧。”

孟子坤见赵天宇也不想再谈论这事,便赶紧岔开话题结束了谈话。

年末的日子总是繁忙的,赵天宇再次见到周震南和钟易轩的时候已经是五天后了。
南:“天宇哥,已经年末了诶,你怎么还在忙啊,不跨年的么?”

轩:“是啊,毛不易前两天就跟我商量跨年怎么过呢,我本来出去过的,可是他好像喜欢在家呆着。”

南:“呦呦呦,这才多久啊。这就同居上了,你们进度可够快的啊钟易轩,你可记住你是未成年要让毛不易把持住啊。”

轩:“去去去,少在我这开车。说得好像只有我同居了似的,前两天我还看见你和马伯骞一块坐车会家了呢,而且啊你不是也是未成年么,也要守住底线哈!”

宇:“打住吧你俩,能不能关爱一下我这个单身人士,不能有了新欢就忘了我这个旧爱啊,太没人性了吧!”

南&轩:“旧爱?你?不存在的!”

轩:“诶可是我听说孟子坤不是和你表白了么,没答应?”
宇:“啊...孟...孟子坤啊,他...”
南:“别吞吞吐吐的了,到底答没答应啊你?”
宇:“我...我已经说过好多遍了,我是直的!!!”

轩:“诶呀那又怎么样,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啊。你喜不喜欢孟子坤和你们的性别又没有关系,不用把这个看得那么重。”

南:“对啊天宇哥,这都什么年代了,爱情早就不分国界种族和性别了。放宽心吧,喜欢就在一起呗。”

宇:“听你俩这话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啊,一个个的怎么都向着孟子坤啊,这胳膊肘都快拐到大腿根了。他到底给你俩灌了什么迷魂汤啊?”

南&轩:“哪能啊!我们还不是为你的幸福考虑嘛,你能嫁出去我们当然也高兴了啊。”

南:“而且啊我跟你说,我觉得吧孟子坤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嘛,人家天天开车送你上下班,邻里之间也对你照顾了不少,工作上不也是帮了你不少嘛。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你就对他没有一点意思?”

宇:“我...我也不清楚啊,虽然和他说了要考虑考虑,可是我还是没想好怎么回答他。”
南:“哎呦算了算了,你们大人的事情我们小孩子不懂,马老师等一下要来接我了,不跟你们聊了,我先走了。拜拜~”

周震南在钟易轩和赵天宇冷漠的注视之下笑嘻嘻地投入马伯骞的怀抱,两个人像粘在一起似的互相搂着,就这么一起消失在视线之外。

剩下的钟易轩和赵天宇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天宇哥啊,那你到底为什么没有答应孟子坤啊?我觉得他人还挺好的呢。”

“这个嘛...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毕竟我们以后如果在一起了会有很多问题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一起面对。”

“就因为这个啊,这算什么啊。你想想嘛,他既然和你表白了,肯定是比你先考虑到这个问题。而且啊,就算有问题又怎样,大不了一起面对啊。爱情嘛,总是有些风险的,这样才更浪漫啊。”

“是啊比起我和孟子坤你和毛不易更有风险吧。你们年龄差距应该是最大的了吧,小萝莉和大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去去去,我是男孩子。不过和胖胖在一起还是挺好的,就算有一天被别人发现我们的关系,我心里也有底和他一起面对。我知道他会保护我的,他也明白我不会离开他。如果你和孟子坤之间有这种信念,我觉得试一试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所以呀,你好好考虑吧,我去找胖胖啦,拜拜~”

“拜~”

钟易轩和赵天宇告了别之后,本想着去和毛不易见个面,却不想被站在门口偷听的毛不易吓了一大跳。

“呀!!胖胖你怎么在这偷听我说话啊!”

小孩好像是受惊不小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抚平情绪看着倚在门框上看着他的毛不易。

“本来实在坤儿有点事,刚好看到你和赵天宇在聊天,就随便听了两句啊。”

“你都听到什么了?”

“也没什么,不过只记得有一句你说的很对。”

“什么?”

“我会保护你的,你也不会离开我。”

望着毛不易深似潭水的眼睛,那句话用熟悉的低音炮道出,又引得钟易轩一阵脸红。

“德行,我说的有错嘛,你看丢下我试试的!”

“好好好,不敢不敢小祖宗,今天吃什么呀。”

“嗯上次吃的好像是日料吧,今天想换换口味了。”

“好,你定。”

毛不易顺势搂过钟易轩,两人一步一步越走越远。

.................

―――――――――――――――――――
end✌
@eono_KoSS  @阿橙呐_

楼上楼下 孟子坤×赵天宇(副签证巨胖 长篇he)

No.19
“周震南,我喜欢你。”
“嗯?你说啥?”
不知道是街上太冷光顾着暖手没听清,还是因为惊讶而想再次确认,周震南又问了一遍。
“我说,我,马伯骞,喜欢你,周震南。”
“你......你认真的?”
“这种事儿我怎么会骗你的呀,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骗你的。”
周震南望着马伯骞深情款款的眼神,一时间仿佛要陷了进去。
良久,才有了反应。
“好啊,正好我也喜欢你呢。”
“真的?你说真的?”
“当然了,我也不会骗你的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呀,我是认真的。”
“没有没有,我是太高兴了。把手给我,走吧,我们回家。”
“好。”
雪地上,一双脚印,两个人。

“钟易轩。”
“干嘛胖胖?那么严肃。”
“我有话要和你说。”
“什么事说吧。”
“我喜欢你。”
“哦。”
“哦?什么意思啊?”
“胖胖啊,本来我还想办法怎么和你解释我没给你买礼物呢。现在不用解释了,也不用送礼物啦!”
“什么意思?”
“胖胖你刚才说喜欢我是认真的嘛?”
“当然了,我很严肃的好么。”
“好啊,那作为圣诞礼物,我就把我自己送给你啦!”
钟易轩说完,就化作人肉炮弹滚向毛不易怀中,给了毛不易一个措手不及,索性还是稳稳搂紧了怀里。
“你这个小傻子,亏你想的出这样的礼物。那我就安心收下了。”
“当然了,不收都不行,而且这份礼物终身不退回的哦!”
“好好好,都听您的,一切依照小祖宗安排。”
“诶对了,胖胖你说要送我的礼物是什么呀。”
“也没什么,就是我自己给你写的一封信而已,只不过......是告白信而已。”
“哇!胖胖都这个年代了你居然写信表白,信上写的什么给我看看呗。”
“还是算了吧,有点尴尬啊。”
“诶呀看看嘛看看嘛,人家想看嘛。”
“好好好,我给你拿去。”
毛不易拿了信给钟易轩念了内容,那文笔是极好的,写得优美而令人颇有回味。
寒夜里,暖炉旁,两人依偎成双。

“赵天宇。”
“干嘛?怎么突然这么正式。”
“我喜欢你。”
“啊???”
“我说,我喜欢你呀。”
孟子坤卯足了劲才敢向赵天宇告白自己的爱慕,然后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如何回应他。
“嗯?喜欢我啊,喜欢啊......挺好的。”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赵天宇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想了半天却只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
“所以...你呢?”
“我...我们不是好朋友么?”
“......”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是好朋友啊,怎么会做恋人呢...”
“......”
“我不知道你会喜欢我...我们都是男生啊。”
“......”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对不起!”
“......”
―――――――――――――――――――
end✌
@eono_KoSS  @阿橙呐_

楼上楼下 孟子坤×赵天宇(副签证巨胖 长篇he)

No.18
孟:“喂,老毛,明天圣诞节准备搞点事情咯。来不来不来?”
毛:“行啊,我叫马伯骞一起来啊。真准备今天告白啊?”
孟:“那当然了,我今天还想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没准备的,你俩也一块来吧,顺便互相参谋参谋。”
马:“哇塞!孟爷你这次认真的啦,我和老毛本来就是想顺手牵个线搭个桥什么的,没想到你这次玩真的了。”
孟:“当然认真了!还有我什么时候玩过了,我一直都很认真的好吧。行了行了不说这个了,赶紧出来吧我还等着挑东西呢。”

然后,在首都某个超大型繁华的商场中,就能看到三个衣着高贵回头率百分百的男人各种挑衣服啊,心形蜡烛啊,香槟啊红酒啊,还有各种表白专用的东西。

晚上,三个人推了所有工作,各自把赵天宇周震南和钟易轩约出来。
“南南啊圣诞要不要一起过啊?没人陪我很无聊的,你来不来呀?”
“啊?毛不易和孟子坤不陪你的么?”
“他们俩啊,他们俩早就找到伴儿了,就剩我一个人了,你看我这么可怜来陪我过圣诞呗。”
“嗯....行!那我等会去找你,把地址发给我,我去陪你呀。”
和周震南通过电话后马伯骞向毛不易和孟子坤投去一个胜利的笑容,然后屁颠屁颠地去挑餐厅了。

毛不易也不甘示弱啊,赶紧给钟易轩打去了电话。
“易轩啊,圣诞一起过吧。”
“胖胖,就你一个人?”
“对,就我俩一起过吧,其他人好像都有别的安排了,为了不让你落单我就去陪你吧。”
“去去去,我怎么可能落单,想和我一起过圣诞的人多了。就是今年稍微冷清了点,刚好我也无聊,就批准你和我一起吧,快点过来,不然不让你进门。”
“好嘞,等着我吧小祖宗。”
毛不易和自家小祖宗通完电话赶紧收拾行装奔向钟易轩家,连招呼都忘了和孟子坤打。

“诶你们俩......”孟子坤连话都没说完两人就不见了踪影“两个叛徒,见色忘义!”。
孟子坤忍不住吐槽道,看着手机里熟悉的号码,此时却迟迟不敢按下。
也许是今晚的告白让孟子坤突然犯了怯,或者是第一次单独想和赵天宇在一起的感觉,但是一想到赵天宇的笑颜和温柔模样,都让孟子坤忍不住想靠近她。
于是乎,孟子坤终于头脑一热按下了拨号键,不久后电话那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喂怎么了,坤儿。”
“啊?啊?哦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和你一起过个圣诞,有空么?”孟子坤依旧小心翼翼地问道,言语间满是紧张和试探性的语气。
“嗯?就我们?可以啊,不过我懒得出门了,咱们就在家里过吧。”
“哦!好啊好啊好啊,那我现在就回去啦,你在家等我就行了,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告诉我我给你带回来。”听见赵天宇答应了他的请求,孟子坤立刻变得亢奋起来,和之前调侃毛不易和马伯骞是“见色忘义的家伙”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好啊好啊,那你帮我带些彩灯和铃铛回来吧,还有圣诞树!我要把气氛搞起来。对了对了,我的圣诞礼物准备了么!我还等着礼物呢!”
“好好好,礼物当然有了,等我买完那些东西就给你带回去,在家等我吧。”

圣诞夜,十分契合时机地下了这一年第一场大雪,漫天纷飞的雪花将世界包裹得纯白浪漫,童话世界的景象仿佛在现实中产生。各家各户一齐欢度圣诞。

马伯骞见到周震南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匆匆忙忙间和周震南一起吃了晚饭,两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着。
这时还是各大商城热闹的时候,马伯骞自然是带着周震南逛东逛西的,玩得不亦乐乎。说起来两个人也是磁场相和,不管做什么都那么有默契。也难怪那么玩得来,真是令人好生羡慕。

另一边的毛不易和钟易轩也不安宁了。
“胖胖,我的圣诞礼物呐!”
“好好好,小祖宗。当然给你准备了,不过现在还没到十二点呢,再等半个小时就能给你看了。”
“诶呀呀,怎么还要到十二点啊,我现在就等不及了,现在就要看嘛。”
“乖啊,再等等再等等。对了,光说我了,你给我准备礼物了么?”
“嗯......这个嘛,等十二点吧。肯定有的!”
小孩子一听到毛不易也找他要圣诞礼物,才想起来要给毛不易礼物,这下可发了愁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十二点了,钟易轩心里却十分忐忑,担心没有礼物的2毛不易会不会不高兴。

最为安宁的就是孟子坤和赵天宇这一对了,两个人合力装扮着自家的小屋,让原本并不出彩的屋子显得温馨浪漫。
缤纷的小彩灯围绕在绿油油的圣诞树上,金色耀眼的的小铃铛和金质星星挂满了圣诞树,变得异常绚烂。
两个人齐力在赵天宇的房里布置这属于他们的小窝。
吃了晚饭,两个人期待着午夜钟声的敲响,共同许下自己的心愿。其实带有私心的孟子坤更想把自己的愿望直接告诉赵天宇,就是,喜欢他啊。

不知等了多久,午夜的时钟终于敲响。
三个人在此刻终于鼓足勇气,向那个人表露出自己的心意。
“周震南,我喜欢你。”
“钟易轩,我喜欢你。”
“赵天宇,我喜欢你。”
―――――――――――――――――――
end✌
@阿橙呐_  @eono_KoSS